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小说  »  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十八)女体盛宴
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十八)女体盛宴

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梦境,却偏偏不愿意醒来。琳蒂斯环视着周围,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。天是晴空碧朗的蓝色,草是新鲜
碧嫩的绿色。清澈的湖水缓缓从自己的腿隙淌过,眼前是一群嬉戏的白色天鹅,
远方则是伫立于湖边的白色城堡。阿塞蕾亚的蓝宝石湖,自己终于又回到这里
了。“公主,快来这里……”少女们的呼声传来,公主回头望去,一波清凉忽然
泼到了她的脸上。阿莎和珍妮站地那里,女孩们咯咯嬉笑起来。这都是梦境,她
知道的。然而为什么侍女们的嬉笑如此真切,那种湿漉的感觉如此真实?公主摇
了摇头,她想再多呆一会儿。向远方的小山坡展眼望去,一如既往地,自己的哥哥和英俊的王子静静地坐
在草坪上,他们在向自己微笑。公主轻轻地提起裙摆,向他们的所在地奔去,她
想扑在他们的怀里,向他们撒娇,哭泣,诉说自己的不幸。然而为什么?原本短短的小路此刻变得如此遥长,为什么无论自己怎么奔跑
却总是跑不到尽头?侍女的尖叫声突然袭来,公主紧张地回过头去,她惊恐地发
现一切都变了,天变得漆黑,树叶在凋零,自己所踏过的道路成了一片死寂。阿
莎和珍妮满身是血地站在湖中,她们的眼神充满怨恨!公主太害怕了,她疯了一
样拼命向前跑去。“三次劫难……被诅咒的命运……你是灾难的源头……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会
渐渐被你所害……只有孤独常伴你左右……”拉米娅的毒咒出现在耳际。“是我害死她们的!”公主仍不住尖叫起来,“不,我不能继续往前跑,不然我也会害死哥哥他们的!”另一个声音在对
自己怒吼。然而仅仅是一瞬间的犹豫,公主就继续奔跑起来。她实在是太害怕,太孤独
了,她什么也不想考虑,不想做什么抉择,只想寻求庇护。终于,终于她奔上小
丘,然而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只是满身是血的两人,鲜红的血液从两人身上喷涌而
出,公主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倒在地上。“不,不……不是我干的,不是我……不!!!!!!!!”她掩面疯狂地
大叫起来。“公主?公主!你怎么了,是我啊?”一个熟悉的男声回荡在耳边,琳蒂斯
缓缓睁开眼睛。中年骑士利德那沧桑的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,女孩环顾一下周
围,一切都没有变化,这里是塞拉曼的一间妓院,而自己则是其中一个最低贱的
婊子。“利德,怎么会是你?这段时间你到哪去了?”琳蒂斯缓了口气,轻轻理了
理散乱的头发。女孩的眼圈浮肿,好像痛哭过。“实在很抱歉,公主。当时在城外截击追击队的时候,我受了伤……总之,
花了许多时间才可以正常走动……嗯,公主?”男子抬起头,他发现公主相比几
个月前更憔悴了,然而身体却向相反的情形变化,她的睫毛变得更细长,乳房也
大了不少,腰肢变得更纤细,而臀部和大腿却日渐丰满,整个人相比起以前更增
添了一种淫靡的诱惑力。利德忍不住吃了一惊,“公主,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,你……还
好吗?”“不!不好,一点也不好!”出乎中年骑士意料,琳蒂斯突然大哭起来,像
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一头扑进了男子的怀里,“救救我,你是我的骑
士,对我发誓,一定会救我出去的,好不好?我好害怕……你知道吗?最近我的
身体变得好奇怪,他们逼我服用了很多奇怪的药剂……一个人的时候,时而会阵
阵剧痛,时而又会变得好热,我的那……那里也有变化,变得很容易流……流出
那些东西,他们好像很享受……我,我不知道自己会被他们弄成变成什么样子,
我会不会和妮娜姐姐一样?”“妮娜?难道说他们也对你……”中年骑士紧握双拳,瞪大了眼睛,神情中
充满愤怒。“果然……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妮娜姐姐的遭遇的吧?我想我终于理解姐姐为
什么会变得如此歇斯底里了。”琳蒂斯缓缓闭上眼睛,眼泪从秀美的脸颊中流
下。“那群禽兽不如的畜生,他们怎么能对你做出这种事情。”骑士重重地一拳
击打在了床上,他很明白绝孕对于一个续承了王国血脉的公主来说是怎么样的一
种代价,不仅如此对于普通的民众来说,她也将永远成为一个异端,不会再有男
性亲近她。“这种事情太残忍了,所以我没敢告诉波隆他们真相……我怕他们会…”“波隆?那是谁?”“他们是阿塞蕾亚的骑士,现在抵抗军的一员。这次他们前来,就是想说服
我站出来,带领他们复兴王国……但已经太晚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公主越说越
轻,终于说不下去了。“但是你还是接受了,我没猜错吧?”“嗯,因为没其它办法啊,我终究还是他们的公主,眼看着我们的国家和人
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这种时候如果不站出来的话……”“傻瓜……”中年骑士突然一把抱紧女孩,“这个担子想必非常重吧,你将
要面对很多痛苦的抉择,能支撑得下去吗?”“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琳蒂斯依偎在男子的怀里,“担子好重……它
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我好害怕自己承担不了……我……”“公主……”利德松开手,按住琳蒂斯的肩膀,他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,
“我回来的时候还打听到一些其它的情报,是关于雷恩王子和伊利娅公主的。”“雷恩?”琳蒂斯的肩头微微颤抖,爱人的名字勾起了她不愿回想的回忆。“王子虽然回到了同盟国,和伊利娅公主结了婚。然而很快王子就把公主一
个人放置在宫中,独自前往战争的第一线抗击帝国军的侵略。这种事情本来也无
可厚非,但有传言说王子和公主曾经大吵过一架,就是因为这一架才促使雷恩王
子这么快就离开。而且多方消息也可以证实,王子自那以后的确没有再见过伊利
娅公主一面,这其中一定有蹊跷。”“难道说雷恩已经发现到伊利娅骗了他?”琳蒂斯抬起头,似乎一股希望出
现在她的眼中。“只要你愿意……属下立刻就可以奔赴战场的第一线,去找雷恩王子说个清
楚,说服他还你真正的身份和地位。”“真正的身份和地位?”琳蒂斯感到喉间一阵干裂,要么继续留在塞拉曼做
一个被人践踏,永远受人凌辱的婊子;要么回到同盟国,继续阿塞蕾亚王家的血
脉,恢复成为一国的公主——甚至是女王。这么衡量,其实选择很容易——如果
雷恩愿意接受她,那么会更容易。爱人虽然抛弃了她,但那只因为受人蒙蔽,只
要有机会琳蒂斯很确定自己能够说服他,回到自己的身边。我想要这些,女孩对自己大吼,爱情、关心、尊重,她已经受够了一切,担
惊受怕的日子,任人欺凌的生活——“愿大地母神宽恕我。”只要一个选择就能改变这一切,虽然这并不公平,
但是又有谁能指责自己?难道自己献出的还不够多吗?琳蒂斯感觉得到,这是一
种体内的饥饿,这种内心鼓动的欲望,比最尖锐的刀刃还要锋利。她饥饿,她需
要关心,她想趴在爱人的身上,诉说自己的不幸;她渴望自由,她想要飞上天
空,而不是被禁锢在这个肮脏的城市。想到这些,她的心飞了起来。然而——“公主,你在想什么?”看到女孩不做回答,男子有些疑惑,“难道你还在
犹豫着什么,伊利娅用谎言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一切,难道你甘心吗?你不恨她
吗?”“我恨,我当然恨。”女孩垂下头,用长长的秀发掩住脸庞,她的声音在颤
抖,“我对她付出了信赖,她却还给我背叛。我恨她夺走了我的爱人,我的身
份,甚至也夺走了我的希望!我恨不得杀了她……”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“但是……但是啊,利德。”琳蒂斯抬起头,骑士这才发现女孩的脸上已经
布满泪水,“我问我自己,究竟是为了什么才让我付出这么多,我的愿望不就是
让我的国家与人民过上幸福和平的生活吗,好不容易眼看着事态一点点往好的地
方发展……这种时候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琳蒂斯擦了擦眼泪,“我很了解雷恩的为人,如果让他发现一切的真相,那
么他一定会离开伊利娅,那么好不容易结成的布雷斯特与法拉米娅同盟军立刻会
四分五裂……如此大的后果谁能承担的了?而且就算让我回到了雷恩的身边,也
已经太迟了。绝孕让我已经无法成为一个公主,甚至不能做一个女人了!但雷恩
他是个痴情的傻瓜,就算这样他也一样会选择和我在一起,就算他无所谓,但是
这种罪我承担得起吗,这让我怎么面对整个同盟国?”“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骑士紧握着女孩的双肩,他发现女孩的双肩是如此的
纤弱,身上的担子对她来说实在太重了。“我已经完了……永远也回不到过去了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?”琳蒂斯一
把推开骑士,退后一步,“不过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绝不会在这里垮掉……我,
我是你们阿塞蕾亚的公主,至少……至少我会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来帮助所有的国
民,我……我向你保证。”最后的保证其实有点力不从心,骑士发现公主避开了自己的眼神。“她在逞强。”他很明白这一点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可怜的女孩尽然依旧
优先考虑别人,骑士叹了口气,“琳蒂斯公主,你知道吗?你的这份单纯和善良
最终会害了你自己,世界不是总是向你期待的方面去运作,伊利娅公主的事情就
证明了这一点,你还不明白吗?”“我知道的……一开始就知道的,但是……但……”女孩紧咬嘴唇,事实摆
在面前,这让她辩无可辩。“然而……”看着公主矛盾却又不愿放弃的神情,原本绷紧脸的利德忽然松
了口气,“然而就是因为您的这份单纯和善良才让我有了为你而战的力量和信
心,为了您这样的人儿而死,我不会有遗憾。”“利德……”公主看着眼前站起来的中年骑士,利德高大的身影此刻在女孩
眼里似乎就像父亲一样。“公主,请容许在下现在告退了。在下会找机会和公主所说的骑士见面,共
商今后的计划。这段时间内,请您一定要坚持住!”说完,中年骑士头也不回地
闭上房门,走了出去。女孩的呼叫从房间里传来,但骑士仍然没有回头,他不想让公主看到自己此
刻血脉沸腾的形态,不想让她发现自己那干裂的脸上也有泪痕,这会让她心软。公主的心一定不能再软了!……************夜间,巴尔曼会长富丽堂皇的大厅内聚集了七八个中年男子,男子们个个衣
着华贵,极尽骄奢。作为整个塞拉曼最为富有的商人,这些人当然有足够的财富
来让他们自己享受这种待遇。当普通的骄奢淫逸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的时候,富
商们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新的把戏上面,并且乐于分享他们的快乐。当下巴尔曼将
这伙富商招集起来,就是为了展现自己新的点子。晚宴很快就开始了,随着音乐声的响起,两个侍女推着一个硕大的圆桌走进
了大厅之内。这是一件相当大的活动圆桌,桌子的四周一如既往地摆放着鲜美的
蔬果和烤肉,而桌面的中央则高高隆起占据着大半个桌子,长长的白布掩盖在上
面让人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,但如此奇怪的摆设显然激起了富商们的兴趣,他们
开始兴奋地猜测起来。“巴尔曼会长,这就是你为我们大家准备的豪华大餐吗?”曼沙会长首先发
话。“当然,这道大餐动用了我这里所有的厨师,花费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布置
完成的,我对此很有自信。”巴尔曼大笑起来。“噢,那么就马上开始吧?”富商说道。随着巴尔曼一声令下,两个侍女一人一个角,猛然掀起了那个罩在外面长长
的遮布。突然,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,在圆桌中央的是一个高耸的木
架,一个浑身赤裸的金发美女竟然被面朝下绑在一根铁柱上面,女孩的颈部,双
手和脚踝都被粗绳牢牢地固定在铁柱上面,就好像被串烤一样,铁柱可以带着女
孩的身体上下翻动,但却绝不会掉下来。同时,只见女孩的背部、臀部、肚子和
大腿上都涂满了各种各样的酱料和奶油,双乳则向水袋一样饱满下垂,肚子有如
孕妇一般肿涨。“这,这,这……”一旁的富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,顿时惊得合不拢
嘴。“让大家看看你吧!”巴尔曼大笑起拨开女孩垂在脸旁的秀发,露了她娇美
的脸庞。女孩的脸上已经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,她紧闭着眼睛,不敢看任何人,
嘴上则套着一个像口塞一样的金色物体。“啊,原来是你啊,琳蒂斯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曼沙一看见这张熟悉的面孔
就笑了起来。“睁开眼睛,婊子,看着这些即将开始享受你的人。”巴尔曼命令道。琳蒂斯缓缓睁开眼睛,原本清澈的双眼此刻充满着疲倦,她吃力地将眼睛转
了一圈,很多人她都很熟悉,他们每个人都在注视着自己,脸上充满着贪婪和兴
奋。“首先我先来为大家介绍一下吃法吧。”作为主人,巴尔曼笑着站起身,
“在各位面前摆放着的这些面包和烧肉都是没有酱料的,因为我分别在这个婊子
身上抹满了共计七种口味的酱料,各位可以按自己喜好的口味进行选择。”说罢
他用力一转,琳蒂斯身下的活动圆桌就开始转动,缓缓地原地自转着,让所有人
都可以慢慢享用到女孩可口的身体。“她的臀部上面涂的是奶油,大腿四周则是色拉,我们涂得很厚,不过即使
吃完了也可以再刷上去,请各位放心。”巴尔曼展示一样顺手拿起了一片面包,
在女孩高翘丰满的臀部上面抹下了一层奶油,然后送进了嘴里。“好!”有人忍不住喝起彩来。“各位不用急,这才刚开始呢。”巴尔曼示意那人坐下,接下来他又走到琳
蒂斯的脸旁。“这是一种特制的烤肠,其原料来自东方帝国特产的一种麋鹿,肉
质油滑,香味四溢,然而只有配上特别的肉桂才能达到最佳的风味,于是呢…”富商们的眼线随着巴尔曼的手势移到了女孩羞红的脸蛋上面,只见会长慢慢
拧开了那个金色口塞状物体的盖子,然后把刚刚烤出来的肉肠送进了女孩的嘴
里,像口交一样不断抽刺着她的口腔,过了一会儿取出来的时候,原来温热的烤
肠上面已经布满了肉桂粒,原来所有的肉桂都被女孩含在了口里啊!“太棒了,不知巴尔曼会长能不能让在下率先品尝这根特殊的烤肠?”一个
富商忍不住站起身上,脸上充满着兴奋。“当然!”巴尔曼递了出去。“那我就不客气啦。”富商马上一口咬住那根油香四溢的烤肠,“哦,太棒
了,肉嫩入味,果然是上品啊!”“谢谢称赞!那么让我们继续?”巴尔曼走到女孩的身旁,合上口腔上的盖
子,指了指肿涨充血的双乳,“就好像上次那样,为了准备这道盛宴,我们已经
为她注射了大量的催乳剂。当然直接挤出让大家享用是不可能的,不过我们有一
种替代方案。”他举起一杯饮品,然后将杯口放在她的乳头下面,就好像挤奶牛一样,用手
抓住乳球大力挤压。不一会儿,新鲜的奶水就从女孩饱满的乳房中被挤出来,滴
进了杯子之中,原本清澈的水立刻变得混蚀起来。巴尔曼晃了晃之后一饮而下。下面的富商们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呼声,禁不住交头接尾称赞起来巴尔曼笑着点点头,接受了下面的喝采。他开始走向女孩的身后,将目光转
向了琳蒂斯的后庭,只见那里也被一个金色的塞子堵住。只见他随手举起一串肉
片,“这是从外面世界流进来的一种吃法,这是新鲜的生鱼片。”“你把我们当野蛮人了?”有人不满起来。“不要急,只当是一种尝试不好吗?”巴尔曼示意对方安静,然后他拉开塞
在琳蒂斯肛门口的盖子,将生鱼片硬塞了进去,等到再拔出来的时候,生鱼片上
已经布满了黑色的酱汁。“曼沙会长,作为我的友人,你是否愿意代我展示给大家看呢?”“好,那我就试试啦。”曼沙一拍桌子,接下了巴尔曼手中的生鱼片。不过
在放入口中的时候,这个男人还是皱了皱眉,他小心翼翼地撕下其中一片轻轻放
入口中。在咀嚼了几下之后,曼沙原本紧皱的眉头突然松开,点了点头,露出了
满意的笑容。下面喝采声更强烈了。“那么巴尔曼会长,这个婊子肚子鼓鼓的又是什么呢?”有人指了指琳蒂斯
有如怀胎数月的大肚子,与嘴和肛门不同,女孩的那里并没有被塞住,而是密密
集集插满了几十根竹签!里面究竟有着什么,所有人都感到好奇!“啊,这个大家很快就会知道了,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进行一种准备工
作。曼沙会长,我的好朋友啊,你有兴趣代劳吗?”“当然!”吃到了甜头,曼沙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。巴尔曼指了指琳蒂斯下方的阴蒂,“谁都知道曼沙会长阅女无数,想必技巧
娴熟吧,那么就有劳你帮忙让这个婊子兴奋起来吧?”“这容易,不过为什么呢?”一边提问,曼沙一边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捏住
琳蒂斯下体那颗敏感的小豆,慢慢搓动挑逗起来。曼沙会长的技巧果然娴熟,没
有过多久,琳蒂斯身体开始发热,慢慢躁动起来。女孩的脸泛红晕,被塞住的小
嘴不断发出呜呜声,被绑住的双腿也开始轻轻摩擦起来。“这婊子这么快就有反应了,果然淫荡啊。不过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?”一
旁的富商也忍不住发问。“这不就知道了吗?”巴尔曼笑着抽出其中一根竹签,人们这才发现原来上
面串了好几只小巧的鸟蛋,鸟蛋周围布满了琳蒂斯那粘稠的淫液。“大家忘记了吗,这个婊子之前被我们用过药,只要通过激动,就能让她流
出那蜜糖一样的淫水!只有浸过这种淫水之后,这种被称为灵叶鸟的鸟蛋才能成
为真正的珍品,对于大家来说这可有最好的壮阳益肾之功效啊!”“是吗,快让我们试试!”下面开始迫不及待了。此时谁也不会注意到,女孩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,她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
情,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只身处狼群的羔羊一样无助。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,事实
上,为了保持体内的清洁,连续三天的浣肠和绝食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体力,自
已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来抵御周围饿狼们的凌虐了,她怕自己会被撕成碎片。“没有问题!”巴尔曼挥了挥手,“这个婊子身体所有的功能现在都介绍完
毕了,就请各位好友尽情地享用吧!”没等他说完,早已经急不可耐的富商们一
声哄叫,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冲到琳蒂斯身上,如狼似虎般地享用起来。整个进餐的过程,对于可怜的女孩来说就像身处屈辱和痛苦的海洋一样。男
人们的胃口好得出乎意料,嘴巴和后庭里的配料很快就被用完,身上的酱料则被
涂抹了一遍又一遍,原本肿得发涨的乳房已经被无数双手捏得变了形。屁股上也
被抹上一层又一层的奶油,更有甚者竟然整个人趴在她的屁股上面直接舔食起
来。至于腹部内的鸟蛋和其它食物,也早就被清完,不甘心的富商们一个个拿起
长长的勺子直接用手扳开她的肉洞,然后伸进去沿着内壁抠挖起来!对于整个过
程,可怜的女孩唯一能作的恐怕只是独自抽泣,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非人的折
磨,紧咬牙关撑到最后了。然而为什么狂宴好像总是到不了尽头呢?************“知道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一如既往的那样,劳伯斯躺在舒适的沙发之上,
挥了挥手命令属下离开。“主人,就这么放任他们不管难道可以吗?”拉米娅不由得询问奴隶主。她问的是前来接应琳蒂斯的那三个骑士,自己的属下带来了最新的情报,但
拉米娅似乎对他的决定有所不满。“难道你不服?”劳伯斯斜眼看了看伏在自己脚下的女人,最近她实在有些
放肆了。拉米娅垂下头,但脸上却呈现出不甘的神情。“继续监视琳蒂斯的行动,或许那三个勇敢的骑士能给我们带来意料不到的
利益也说不定。”“但阿塞蕾亚已经灭亡了啊,并且他们与主人的计划似乎并无关联?”“这只是备胎而已,我们广播远种,或许总能有点收获得。”劳伯斯轻轻用
指尖点了点沙边的木缘,“退一步来讲,那三个男人留在琳蒂斯身边也能给她平
添一分生存下去的勇气。坦白说这个女孩是一个相当方便和有效的工具,而且是
免费的。她不断为我们的计划添加着筹码,如果真垮了我会很困惑的。”“但是这样太危险了,主人您也知道半年前……”女人似乎还想争辩。“我不会让她再有机会的。”奴隶主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示意停止这个话
题。女人的嫉妒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,他不想为了这种事情分心,不过忽然他又
想起了什么。“呐,说起来琳蒂斯的身体似乎正在不断发生着变化,坦白说比刚抓来的时
候更诱人了,不过我更想知道被继续这么折腾下去,她的身体还能支撑多少时
间?那个药剂师是怎么说的?”“请放心,主人。”拉米娅微微一笑,“即使持续不断的进行药物改造,那
个婊子的身体也至少可以支撑两三年才会开始崩坏。”“两三年啊。”劳伯斯满意地点点头,这点时间足够让他榨干这个悲惨的女
孩最后一点剩余价值,利用她美妙的身体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筹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