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古典小说  »  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十三)娼妇体验
《奴场上的奴姬》(十三)娼妇体验

故事发生在一个被外界称为“奥鲁希斯”,即古代语里“梦境中的国度”的
地方。在外界看来这片被封闭的土地上充满着无数的神秘和未知,传闻中这里有
着数不尽的财富,遍地开满鲜花,人与人之间充满欢声和笑语,是一个和谐美好
的桃花源。然而事实总不如人们所期待中的那样美好,当外界走进这个曾经人们
梦想中的理想国的时候,才发现这里同样存在着战争和杀戮。在这片土地上建立着无数的国家,其中最有实力的便是位于大陆东方的王国
“法尔特”,在血锤旗的带领之下帝国铁骑征服了一个又一个邻国,渐渐地成长
为囊括整个东部的庞大帝国。而为了抵抗帝国铁骑的侵略,西方的小国联合签署
了一个名为“里斯同盟”的军事合约,这项合约百年来一直维系着西方诸国并顽
强抵抗着东方帝国的袭击。然而一年前大峡谷上的奇袭战彻底打破了所有的平衡,里斯同盟三分以上的
同盟军被毁灭,同盟盟主不幸战死沙场。于是战火开始蔓延开来,无数的国家被
卷入战火,而“阿塞蕾亚”就是其中的一个。阿塞蕾亚国境位于同盟军的东侧,其中以位于王城旁边的蓝宝石湖最为著
名,是一个山青水秀的美丽国度,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游客和商人前来拜访这个城
市,欣赏其中的美景。然而仅仅几天的时间,曾经风景秀丽的“阿塞蕾亚”就被战火毁于一旦,无
情的铁蹄粉碎了一切,整个国家都在血锤旗下哭泣。在这场突出其来的灾难之中,作为统治者的提纳尔王家几乎被完全毁灭,而
只有被同盟国视为骄傲的阿塞蕾亚蓝宝石公主琳蒂斯免于一死,经过辗转反复,
这个可怜的公主被以奴隶的身份,送给了这片土地上最臭名昭著的国家“塞拉
曼”,成为了一名最卑贱的女奴。在奴隶交易体系极为发达的塞拉曼,人与人的伦理已经变得淡漠,只有金钱
和权力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,公理和怜悯与此无缘,力量支配着一切。一个月又一个月,琳蒂斯强忍着泪水独自一个人徘徊在无助和孤独的边缘,
忍受着所有人不解和嘲笑的目光,终于当她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做出了反击的时
候,一切就如诸神有意捉弄一样,计划的确成功了,但令公主没有想到的是为什
么会在最后发生了如此的变化,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曾经无比信任的朋友会在最
后时刻背叛了自己,并且将她推入更为黑暗的深渊。然而这一切只是个开始而已,似乎诸神根本就无意放过这个可怜的女孩,对
于琳蒂斯——阿塞蕾亚第二公主来说更黑暗和绝望的戏谑还等待着她。************夜色之中,一个酒醉后的男人迷迷糊糊地行走在人烟稀少的小道之上,这是
一条肮脏的小道,遍地充斥着酒臭和腥臭,一般来说只有最下层的市民才会驻足
于此。“呐,那边的大人,可不可以过来一下呢?”突然间一个媚酥入骨的女声传
入他的耳帘。“嗯,是谁在叫我?”当他沿着声音转过头去的时候,不由地一下子惊呆
了。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,一个美丽的女孩正趴在墙上,翘起雪白丰满的臀部对
着自己,女孩的双手向后掀起裙子,内裤中间是被割开的,露出了少女最诱人的
蜜穴。“这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男子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自己面前的分
明是一个高贵的女子,此刻却做着娼妇一般的行为。“呐,快点来上我吧。”女孩柔媚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。“可是,可是我身上没有钱哦。”男子吞了吞口水,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“这没有关系啦,我只是想让你上我而已啦,难道大人觉得我不好看吗?”
女孩媚惑性地笑了笑。“没有没有。”男子一边摇头一边流着口水紧盯眼前露出阴部的美妙肉体,
淡淡红晕的脸颊,那饱含诱惑力的笑容,以及那雪白丰满的丰臀,无论从哪方面
来看都是个极有魅力的美女,但她真的是卖春女吗?男人不禁怀疑道。“那么,快……点……来啊……”女孩不禁催促着,在男子迷惑的时候,她
开始慢慢摇晃着自己的美臀,然后伸出手一点一点地分开自己的私处。“呃。”看着眼前如此撩人的情景,男人突然感到一股血气涌上心头,他再
也顾不得什么了。大步走到女孩后面,抱住她纤细的腰肢,拔出自己的阳具就直
接插了进去。“啊!”身体被男子粗鲁地抱起,火热的肉棒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肉洞,让女
孩发出了小小的呻吟声。男子吞吐着带有酒臭的热气,大把揉捏着丰满的乳房,
然后像一头野牛一样快速地抽插起来。“啊,啊……大人……请……请不要这么着……着急,请慢慢地……插……
插进来。“啊!”女孩的身体顺着男子强壮的双臂前后摇动,痛苦写在她的脸上,但
即使如此她仍然不得不竭尽全力地挤出媚惑的笑容和话语。“你现在已经什么也不是了,只是一个最低贱的婊子而已,婊子就该学会婊
子的样子。”奴隶主的声音回荡在耳边,所以她才被迫来到这个人烟稀少的街
道,用自己的身体来诱惑路过的男人。“嘿嘿,你的皮肤真好,气味也很不错。”男子不禁赞赏起来。“咳,大人喜欢我很高兴……请……请尽情享受我的身体吧。”女孩的声音
微微颤抖着。突然,男子正在活动的手停了下来。“大人?您怎么了?”“你,是在演戏吧。”“哎?”女孩的心一阵纠痛,“不,我,我是一个婊子,我是真的淫乱!”
她紧张地辩解。“别骗我了,如果真的淫乱的话,你的身体不会这么僵硬。我说呐,你为什
么会出来做这种事情呢?”男子笑着将手移向女孩的乳房。“就算仅仅是一个镇民,也可以说是上品了。难不得是某个没落贵族的女
儿,因为家境落迫才不得不出来做这种事情?”“我……”女孩拼命摇着头,却又不敢说出为什么。“算了,不管你是什么原因出来卖,总之今天是被我享受到了。”说罢男子
不等女孩的回答,他从身面抱紧柔软的腰肢,慢慢调整到合适的角度,以便让自
已的阳具能插得更深。腔壁的压迫其实十分用力,挤压得自己的肉棒一阵酥麻,
这是一个天生的名器,她的阴道就像一张会自动吮吸的小嘴一样,让男子的肉棒
每移动一分都体会到无上的快感。完美的身体,完美的肉洞,但还是有哪里不足?男子突然想到了,那就是女
孩的身体还是太过僵硬了,还有她的表情……“干起来真像强奸啊,不过你应该是个婊子吧,那就给我拿出婊子的样子
来。快,叫几句给我听听。”男子粗暴地一挺,他插得更深了。“啊,我……”“怎么?演戏不演到底?”他瞪了瞪眼,然后伸出手在对方雪白的美臀上抽
打了几下。“啊,啊……爽……很爽,这太爽了。”女孩支支吾吾地呻吟起来。“哼哼,算了,你只要让我爽就行了。”男子回过头,继续大力地抽插起
来。其实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,就是反复的活塞运动而已。不过反反复复多
次以后,女孩的身体终于有了反应,她开始变得慢慢迎合起来,酥麻的快感也开
始支配全身。终于,在欲望的支配之下,在男子射精时狂野的粗吼声中,女孩弓
起背发出了高潮的尖叫。完事之后,男子很快就离开了。然而女孩并没有时间来享受这短暂的欢娱,
她还要继续站起来,用她美妙的肉体来诱惑下一个男人呢。昏暗的夜色之中,一个纤细的人影正在小巷间缓慢行走,她身披宽大的斗篷
将整个人完全包裹在内,慢慢地,步履蹒跚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。她真怕别人认
出自己,因为现在她只是塞拉曼一名最低贱的婊子,在斗篷下包裹着的是一具布
满精液的赤裸身体,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拉开斗篷,然后将她骑在自己身下,反
抗的资格和能力——这两样她都没有。“哟,这个不是我们的婊子公主琳蒂斯吗?”尖细的声音突然从街巷另一边
传来,“你怎么还留在这里,是不是还想让男人骑上来?”琳蒂斯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来了,这是个糟糕的来客——劳伯斯旗下妓院的头
号妓女玛瑞莎,一个善妒的女人。作为妓女们的大姐头,玛瑞莎经常带领一群女
人来欺负,污辱她。因为她们嫉妒,嫉妒她的美貌,嫉妒她的年轻,嫉妒她的身
份甚至也嫉妒她抢走了自己的客源。很久以来她们就开始嫉恨可怜的女孩,然而虽然是女奴身份,但琳蒂斯仍然
是蓝宝石公主,是劳伯斯的专有物品,她们不敢动她。但现在这个女孩已经什么
都不是了,只是一个最下贱任人骑的婊子而已。“……”琳蒂斯快速扫视了一下周围,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。来者不仅仅是
玛瑞莎一个人,她显然是早有准备,还带着三四个死党一起,就和往常一样。“怎么啦,是不是还不过瘾,大姐我可是很愿意帮你哦。”说罢她拍拍手,
身旁的两个女人慢慢围过来,然后从两旁一左一右地抓住她的双臂,紧接着身后
另一个女人猛地扑了上来,将她扑倒在地上。“……”女孩仍然闭着嘴,她徒劳地挣扎着,但自己身体虚弱,而对方则人
势众多,没有过多久她就被制服,牢牢地按在地上。玛瑞莎得意地走上前,抬起一只脚狠狠地踩在对方秀美的脸庞之上。然后伸
出手一把将女孩罩在外面的斗篷扯了下来,顿时露出了一具赤裸裸、布满白色精
液的美丽肉体。马上所有围观的妓女都开始大声嘲笑。“哼,原先是公主中的公主,而现在成了婊子中的婊子啊,看你这样子,也
不知被男人操过了多少次了吧?”玛瑞莎得意地大笑着,眼前女孩的悲惨模样让
她心头大快,她实在憎恨这个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女孩,从前在妓院里自己都是高
高在上的,女人们以自己马首是瞻,男人们对自己趋之若鹜,但她一来所有的一
切都变了。男人们开始把眼光转向别处,因为她比自己更漂亮,比自己更年轻,以及拥
有那种自己永远也学不来的高贵气质。即使是在妓院这样的春色之所,她也是最
亮眼的明星,她的存在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风头,所以她无比憎恨着对方,对
方越痛苦,她就越感到高兴。此刻女孩正看着自己,但仍然一言不发。她的眼睛可真美,玛瑞莎望着那清澈的双眸。突然一股强烈的嫉妒感袭上她
的心头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,她为什么不开口说话?是不屑吗?她越想越来
气,接着她突然有了一个恶毒的点子。她指挥着妓女们走上前暴力地拉开琳蒂斯的双手,然后用绳子将双手绑在一
根木架上面,将她整个人吊了上去。之后玛瑞莎狞笑着,对着被吊在半中的无助
女孩狠狠地甩了几下耳光。琳蒂斯仍然看着自己,但眼神里既没有愤怒,也没有哀求,只有无比的空
虚……“哼!”女人越来越恼火了,她走上前拿起来个早就准备好的木板挂在琳蒂
斯头上。沉重的铁链让女孩脸上显现出了痛苦的神情,但这并没有让玛瑞莎感到
满足,她退后几步然后飞起一脚,用鞋尖重重地踢在了女孩毫无保护的下阴处!“啊!!!!”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巨痛终于让琳蒂斯失声尖叫了起来,她的
双眉纠缠在一起,原本秀美的脸庞也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。这下玛瑞莎终于满意
了,她嘲笑着让人一把抓住琳蒂斯的头发,然后逼着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木板上
写上插入口的字样。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满意呢?这样马上就会有更多的男人来填满你空虚的肉
洞了,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呢?”玛瑞莎说罢又飞起一脚重重地踢打在了对方的敏
感处,然后享受着女孩痛苦的呻吟声,笑着指挥死党跑出小巷,走上大街去招揽
男人。很快,一群又一群的男人出现在巷口,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地围聚在被吊在半
空中的琳蒂斯身旁,肆无忌惮的调戏和侮辱着女孩。当人数凑到足够多的时候,
玛瑞莎笑着点了点头,男人们突然发出一阵哄笑,伸出手一齐扑向雪白的肉体…这一切的一切,琳蒂斯只是麻木地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,但仍然没有
说出过一句话。深夜,没有人烟的街角小巷之中,一个可怜的女孩就这样凄惨地面朝上瘫倒
在墙边,原本美丽的肉体此刻布满了精液和红印,暴虐过后的她实在太累太累,
甚至支撑不起力量站起来。琳蒂斯就这样两眼无神呆呆地望向天空,她在想什
么,没有人知道……凉风瑟瑟地吹过小道,让原本寂静的空气带更添了几分寒意。也不知过了多
久,一个人影悄悄地站立在女孩的身边。“怎么样,当个真正婊子的感觉如何?”熟悉的嘲笑声从耳边传来,那是拉
米娅——劳伯斯身边的女奴的声音。“……”琳蒂斯仍然沉默着。“哇,这味道可真难闻。”拉米娅捏了捏鼻子做出了厌恶表情,“不过,玛
瑞莎干得还真是不错,你的表情太让我满意了。”“为什么……那时候不干脆直接毁了我?”女孩忽然转过头,“你们不怕我
又做出什么吗?”“哼哼,你做不到的。”拉米娅不禁笑了起来,“现在你的身边已经没有任
何可以信赖和托付的人了。还记得‘班玻里奥’吗,你以前的那匹飞马。现在的
你就像那匹飞马一样,那对值得自傲的双翼已经被我们连根拔去,你再也飞不起
来了。”“班玻里奥?”女孩吃惊地看着拉米娅,“你怎么会知道它的事情。”“哼哼,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更多。”拉米娅的媚笑中忽然带着仇恨,
“我知道你以前的事情,你的出生,你的想法,你的过去,以及……”她轻轻地
将嘴凑到女孩耳朵,轻轻地吹了口气,“你的罪孽。”“我的……罪孽?”琳蒂斯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女人,却无论怎么回忆她都记
不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她。“是的,你的罪孽。原来你已经忘记自己做过些什么事情了?哼,真是无情
呐。不过不要紧,你应该还记得那个诅咒吧,那个落破的街角边上,一个沧桑的
老妪……”拉米娅的语气忽然间变得飘渺虚幻,就好像穿越了时间一样,将女孩
带到了过去。“老……妪……”琳蒂斯的瞳孔放大,她忽然记起了什么,很久以前,那个
仿如幽界的老妪,那个就像来自地狱深处的魔咒……“你是天之娇女,诸神的宠儿。神明赋于了你所有女性梦想中的一切,美
貌、权势、财富、智慧以及更多更多。然而诸神忽然发现你拥有的实在太多,所
以他们想要抽回一切。”拉米娅轻轻抚摸着琳蒂斯的脸庞,将话语带入她的灵
魂。“三次劫难……被诅咒的命运……你是灾难的源头……你身边所有的人都会
渐渐被你所害……只有孤独常伴你左右……”琳蒂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人,拉米娅的身影渐渐地和自己的记忆中的老妪
重叠,仿佛就是她年轻的模样。“凡人可以抗争……但诸神会发怒……因为一切已被注定……”拉米娅的呓
语就像魔咒一样,深深地刺入女孩的心灵,让她深陷其中。“你……相信命运吗?”拉米娅的话语忽然回到现实。“我……”琳蒂斯的内心忽然一阵绞痛,一直以来她都认为命运是可以改变
的,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。然后尽管最终计划成功了,但所带给自己的却不
是救赎,而是更深的深渊,深不见底,让她甚至不再有反抗的意志和力量。“你忘记了你所做过的罪孽不要紧,我会让你在慢慢地痛苦和绝望中想起来
的,就像我以前一样,留下你那美丽的眼睛就是为了让它见证这一切。看,它现
在已经变得暗淡许多了,我期待着看到它完全黑暗的那一刻,我想一定非常美
妙。”说罢,她大笑着扬长而去,只留下独自一人呆坐在那里的琳蒂斯。寒风吹过,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更冷了。